追记重庆市武隆区人民法院副院长宗云

  • 时间:
  • 浏览:3
  • 来源:福建农林大学教务管理系统_潍坊学院教务处_哈尔滨工程大学教务处
阅读模式   3月8日上午9时30分,现场指导破产重整案件债权人会议;   10时23分,在办公室审核设立法治扶贫工作室方案;   10时30分,听取两个涉众涉稳的疑难复杂案件情况;   10时55分,审批18件案件诉讼费退费,听取第三法庭长期未结案和党建示范点建设工作汇报;   11时17分,安排研判第一季度收结案情况;   11时48分,听取一起破产案件审理汇报,给区金融办打电话协调工作;   12时30分,在办公室撰写判决书,突发心绞痛;   4个小时后,武隆区人民法院党组成员、副院长宗云抢救无效去世,享年49岁。当天接触的20多人都是工作对象,这就是他生前见过的最后一批人。   “我一碗豆花饭都不得吃你的”   宗云床头放着三套书:《第八次全国法院民事商事审判工作会议(民事部分)纪要》《风光摄影技术》和《三体》。宗云的爱人冉忠萍说:“这三套书他最近在看。”宗云和她是幼儿园同学,后来高中又成了同学,高中毕业后宗云没读大学。宗云当年追求冉忠萍追了三年,这也成了后来熟悉此事的同事们常开的玩笑。   “他以前有个外号叫宗莽子。”武隆法院院长段理华难掩悲伤。莽子是重庆方言,形容做事专注执著,也形容人憨厚老实。“不是法律科班出身却成了民事审判专家,追老婆就追了三年,可不是又傻又坚定执著的‘莽子’吗?”   老法官徐永青说:“他爱动脑筋,爱学习。开始他在五金公司工作,1994年考进法院后在巷口人民法庭,成为助理审判员后就开始独立办案。宗云一边办案,一边学习,完成了函授大学的学业。他喜欢辩论,在民二庭主持工作期间,他和黄嘀鸣、熊强几个人经常为了一个法律问题争得面红耳赤。虽然学历不高,也没有发表任何调研论文和学术论文,但他非常熟悉法律规定,上级法院的司法解释和每年的批复他几乎都知道。”   司法改革后,入额院、庭长要办理案件,法庭法官人手不够,宗云选择了最偏远的火炉人民法庭去办案,法庭辖区最远的乡镇距离武隆城区往返近7个小时。后来,他还选择了办理民一庭案件,民一庭庭长夏勇说:“庭里分案子,那些涉当事人较多的拆迁案子,法律关系复杂的建设工程案子一般都分给他,他从来不推诿。”工作中遇到那些烫手的山芋、啃不动的硬骨头,大家都习惯找宗云请教。   3月5日,法官涂静路过宗云办公室,便进去请教一起破产重整案件:“临走我把100多页资料留给宗院长,让他替我把把关。”第二天一早,宗云召集合议庭讨论,提出11点修改意见。100多页的资料,他一晚上全看完了。   去年,法官助理陈洁遇到一桩合同纠纷案,拿不定主意,刚好在路上碰到了宗云,便讲了一下自己的困惑。宗云当时说,他也没想明白,到专业法官会议上再讨论。“原以为他搪塞过去就算了,结果第二天一早,宗院长就给我打电话,讲了自己的想法和建议。”陈洁说,“他想了一晚上。”   冉忠萍解密了宗云的习惯:“这两年案子多,他下班回家,衣服一换就坐在沙发上。我开玩笑说我做饭你也来帮我一下嘛,结果一看他都睡着了。等到了床上他又辗转反侧睡不着,琢磨白天遇到的疑难案子。”宗云去世后,家人发现他手机收藏夹全是法律相关的公众号和文章。   除了学习上有股拧劲儿,做起事来也是如此。同事陈林敏说,有一次,一辆小车冲出公路砸坏了路边用于护坡治理的钢架结构。陈林敏接手了这个案子后,如何确定损失让她头疼。“坐在办公室是想不出办法的。”宗云带上陈林敏赶到案发现场,清点钢管数量,测量护坡受损面积。最后,宗云计算出来的损失得到了原、被告双方一致认可。“不但说给你听,还做给你看,他教会了我工作的态度和方法。”   宗云的莽,还体现在他的个性上。曾和他打过交道的一位破产企业法人代表陈壮林对宗云推崇有加:“有一次我们说请他吃饭,他说,‘我一碗豆花饭都不得吃你的’。”重庆贵尔达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管理人说:“有一次他来我们律所开破产重整案协调会,中午拒绝了我们律所的工作餐,自己一个人在外面叫的盒饭。”   “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   2月28日晚上8时,宗云在2019年武隆法院第一期民事专业法官会议上说:“我们今年要开办学习讲坛,由员额法官为法官助理、书记员讲课,不讲理论,就讲实务操作。”涂静回忆起来声音哽咽:“现在案件量大幅增加,民事专业法官会已经多次调整到晚上来开了,这是新年的第一期,没想到却是宗院长的最后一期。”   民事专业法官会议是宗云心血的结晶。2013年1月,在宗云的推动下,武隆法院第一期审判联席会在审委会会议室召开。当年9月,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副院长陈彬一行到武隆法院对审判联席会议制度进行调研。2014年,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在全市推广建立以各审判条线法官为成员的专业法官会议制度,会议主要承担讨论案件、研究法律适用、统一裁判尺度的职能。   2014年8月8日,宗云主持召开了武隆法院第一期民事专业法官会议,宗云在此基础上提出,专业法官会议不仅是法官参加,书记员等年轻人均要求参加讨论,为年轻人的成长提供更好的平台。截至去世,宗云共主持召开87期民事专业法官会议,讨论议题1813个,讨论疑难复杂案件669件次。宗云从事法官工作23年来,共审理了2838件各类案件,参加审委会讨论338次,讨论案件1534个,1次荣立个人三等功,4次获嘉奖,12次公务员年度考核获评优秀,2次被重庆高院评为“优秀法官”。   2018年,面对破产重整案件审理零基础、零经验的现状,宗云决定成立破产案件合议庭,他给大家鼓劲:“放心,我们都是第一次接触破产重整案件,谁也没有经验,大家可以一边学一边做。”宗云带头指导合议庭解决困难,一边自己学习、一边竭力思考办法。通过带队向上级法院学习、自己加班学习、主动协调各方,为合议庭提出了许多高效可行的办法。“他是我们内心最坚实的依靠,任何决定不下来的事情我们都会跟他汇报,他总是说,大家一起想办法嘛,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民二庭干警代霞说。   重庆通耀铸锻有限公司破产重整一案是武隆区法院接到的第一起破产重整案件,负债总额为8.94亿元,资产清算价值约为3.02亿元,通耀公司希望强制裁定通过重整计划。“强制裁定会损害债权人的利益。”民二庭庭长邹习奇说,宗云前后参加了近30余次协调会,促成了6户债权人债转股、化解了通耀公司5亿元债务,最后高票通过重整计划。“企业重整后第一个月就实现盈利100万元。”   3月8日9时30分,武隆区委党校会议室,一起3家公司合并破产重整案第一次债权人会议正在这里举行。涂静是主审法官,案子涉及3家公司、428家债权人、几十亿元资金、上百个问题。   “宗院长为这次会议忙了一周,一大早又赶来助阵。”涂静说。在后排坐了一会儿,他给涂静发去一条微信:“辛苦了。”涂静多次跟着宗云去区委区政府汇报破产案件情况,为了锻炼新人,汇报工作时,宗云都是默默坐在涂静身后,需要补漏时再补充要点。武隆年轻法官都说宗院长爱碎碎念,宗云说:“要习惯没有院长和庭长在,你们也能独当一面。”没想一语成谶。   “他是真把我们放在了心上的”   宗云去世当天上午10时23分,法官助理钱伟将建立法治扶贫工作室方案发给宗云审阅。   宗云有5户结对帮扶的贫困户。“我这两年的药都是宗院长买的。”赵家乡香房村贫困户龚玉山说,宗云第一次来家里走访时,龚玉山说到自己患有皮肤病,“我这随口一说,他就把药送到了家门口。”同村的刘朝生说,宗云是他家“恩人”。“我家属有先天性支气管炎,他每回过来都买药来,给钱也不要。”低保户王云书身体残疾,妻子患病。宗云对接帮扶后,帮他家落实了易地扶贫搬迁政策,让他们一家住进了新房,还帮他争取到免费安装假肢,为他上高中的孩子解决了生活费和学杂费。春节前,宗云与王云书通电话,说上次去他家,看到院坝还是泥巴的,等今年再想办法申请资金把院坝翻整一下。王云书不善言辞,沉默良久后说:“他是真把我们放在了心上的。”宗云扶贫帮扶对象都在赵家乡香房村,从县城一来一回3个多小时,他再忙每月也要跑一趟。   在宗云去世前一天,钱伟把起草的法治扶贫工作室方案交给宗云,宗云看后直摇头:“亮点不突出,跟法律扶贫工作结合得还不够紧。”宗云一共修改了三次,方案才最终敲定。去世当天中午,宗云把法治扶贫工作室方案提交给了段理华,里面对工作室审理案子、法制宣传、解答当地老百姓疑惑作了详细规划。   除了扶贫,对巡回审判,宗云也是有着“执念”。“以前他参加工作时武隆交通不好,他知道山区群众打官司有多难。他对巡回审判很坚持。”夏勇说,宗云带头巡回审判,为了将巡回审判制度化、常态化,还以“庭审进街镇”“庭审进园区”“庭审进景区”等活动为抓手,制定了武隆法院加强巡回审判工作一系列制度。“巡回审判不仅是审判,它是真正适宜武隆大山区的。”段理华说,当年配发巡回审判装备,宗云力主“巡回审判包我们需要,巡回审判车我们也需要!”现在武隆成为重庆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辖区唯一装备巡回审判车的基层法院。近三年武隆法院通过“背包法庭”“车载法庭”等模式巡回审判各类案件476件次。   宗云深知基层审判难点,他牵头与当地政府相关部门沟通,历时3年建立完善了“人民调解、综合治理、便民诉讼”三网合一的便民诉讼联络网络,覆盖全区每一个村社。现在,武隆法院通过便民诉讼网络每年实现上门立案、协助送达、协助执行1000余件次,协助调解200余件次。段理华说:“宗云提到要把法院工作的触角延伸到最基层,除履行法院工作职责外,还要把这个点建成一个法律课堂,给老百姓、村社干部上课,把法院工作与‘枫桥经验’相结合,尽最大的努力化解当地的矛盾纠纷。”   幸福,戛然而止   3月7日,在日本求学的女儿天然发了一个朋友圈:“好想好想好想吃冷吃兔哦。”宗云在下面评论说:“我明天就去买来吃!”还留一个坏笑的表情。女儿发的每一条朋友圈,宗云都会去评论。3月8日,堂弟给她发信息:“老爸心脏不舒服,建议回来。”被瞒着的女儿,还赶着去给宗云买了6盒药。   “今年春节我没回家,爸爸说,没有一起吃年夜饭、看春晚,觉得心里空空落落的,但又安慰我说以后日子还长。我从来不晓得他有多忙,因为我上学时,同学都很羡慕我,我从来没有坐过公交车回家,每周都是他到学校来接我回家。每次有新上映的电影,他总是第一时间知道讯息带我们去看,一到放假就约我要不要去大兴安岭什么的,我一直觉得他不忙,他总有这么多时间陪我。放寒暑假我在家刷夜,发现老爸半夜都没睡,我一直以为他是失眠。从小他对我有求必应,呵护备至,我一直不觉得人生需要多努力。虽然22岁了,还可以一直任性的活下去,因为爸爸是我永远的靠山,可以一直站在我身后……”   来法院整理宗云遗物,冉忠萍难掩憔悴,“本来想扎个马尾显得精神点,但我们宗云喜欢看我长发飘飘的样子。”冉忠萍说,以前天气好的时候,宗云周末总会陪母亲在周边转转。2009年母亲出车祸,在重症监护室待了31天,宗云天天下班后跑到医院守候。母亲去世后,又把父亲接到身边照顾,“不管晚上回来多晚,他都要去问候父亲。”   2016年父亲也去世了,宗云对冉忠萍说:“爸妈走了,只剩一个弟弟了,长兄如父。”宗云弟弟因为家庭原因,照顾不好儿子。宗云把侄儿当亲生的,家里房间永远给侄儿留有一间。“我们去哪儿都带着侄儿,很长时间别人都以为我们家是一儿一女。”   宗云和爱人有一个约定,相互不干涉对方工作。约定在家不谈工作。“最近几年,感觉他压力特别大,回家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我好累。我现在好后悔!为什么当时没问?为什么没让他倾诉压力?为什么不陪他在家休息?为什么没强迫他去体检?他嘴里永远是个‘忙’字。”从书记员到审判员,再到法院副院长,在妻子冉忠萍记忆里,宗云就没有闲的时候。女儿两岁时患眼疾,宗云说:“等忙过了这阵子就送女儿去检查。”冉忠萍等了一年,最后还是自己送女儿到重庆主城动手术。“当时心里有怨气,可看到他守着戴着矫正器具的女儿,一言不发内疚的样子,又原谅他了。”   宗云爱摄影。3月3日,武隆放晴。宗云约冉忠萍一起上山踏青。回来的路上,宗云说:“这个季节是看樱花最好的季节。你跟闺蜜一起去日本看樱花嘛。”   宗云说得云淡风轻,冉忠萍知道的是,宗云想念女儿了,可不知道的是,宗云已经在为女儿买礼物了。谁也没有料到的是,这份快递会成为一份永远也无法亲手送到女儿手中的遗憾。   “我只想跟你一起。”   “那你只有等我退休了。”   两人一时无语。过了一会儿,宗云问:“国内哪里樱花开得好?”   冉忠萍说:“贵州平坝樱花不错。”   宗云说:“我们去平坝看樱花,一起去。”   两人约好3月8日下了班去。   冉忠萍满心期待又不敢抱太大的希望。“他太忙了,过去一次次被他放鸽子,都是因为工作要等到下次,下次,再下次。”   3月8日,她收拾好箱子放在客厅,等宗云打电话就出发。结果等来一句:“我心口痛,在医院。”   “和他结婚20多年,我是幸福快乐的。以前人们总说,你真的好福气啊,宗云对你这么好。但我的幸福却在2019年3月8日戛然而止。” 责任编辑:魏悦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