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课缘何“一座难求” 浙江频道

  • 时间:
  • 浏览:1
  • 来源:福建农林大学教务管理系统_潍坊学院教务处_哈尔滨工程大学教务处
阅读模式 标题:他的课缘何“一座难求”

  “3个小朋友一起去吃饭,总共消费了10元,他们计划用AA制原则买单,那么谁来付这3.34元呢?”近日中南财经政法大学会计学院“会计学原理”任课教师孙贤林,在课堂上和学生们一起畅游在会计学的海洋里。

  “孙老师教的会计学,在咱们学校可以说是人气最高的课,听课的学生经常‘挤爆’课堂,真正的‘一座难求’。”在记者面前,学生刘丹竖起大拇指,毫不谦虚地夸起了自己的老师。

  在以往的印象中,会计学常被贴上“理论难懂”“技术难学”的标签,任课教师往往与“枯燥”“死板”等词汇联系在一起。孙贤林是如何把这样的课上成了“一座难求”“人气最高”的课?

   学生自带小板凳上课

  “老师,3个小朋友有的吃得多,有的吃得少,谁付3.34元都不合理。”2017级注册会计专业学生易贝发出疑问。“是的,这样的做法违背了受益比例原则。”孙贤林眯着眼睛笑道,“不如按照重量比例原则进行分配,让餐馆老板在门口放一个秤,3个小朋友进去时称重一次,出来的时候再称重一次。”

  话音刚落,学生又举手发问,“老师,还是不合理。我进去之后喝了水,他喝的汤,另一个人只吃肉。”正当学生们纷纷讨论怎样分配最合理时,孙贤林总结说:“我们一直都在追求公平公正合理,但是始终找不到一个绝对公平的方式。”

  孙贤林的课总是挤满了大量“蹭课”的旁听生。有时,他们把隔壁教室的椅子都搬空了,教室内被挤得满满当当。由于教室空间有限,有些学生挤在教室后门,甚至在走廊上听课。

  “记得2005年冬天,半夜12点起来抢课,我第一次体验到了‘秒杀’。在那个没有互联网宣传、没有高科技教辅手段的年代,孙老师的课堂分分钟爆满。”2011届会计专业研究生刘鑫回忆道,“如果不提前占座,只能自带小板凳。”

  “我希望以日常生活为出发点,通过生动的案例,将学生带入会计学的世界,并爱上这个专业。”孙贤林说。

   既是严师又是“慈父”

  1961年出生的孙贤林,自1983年留校任教以来,已经在本科教学一线工作36年了。“会计学原理”是一门艰涩难懂而又极其重要的专业课,为了让学生“吃饱”并充分“消化”,孙贤林讲得很细很慢,不追求进度。为此,他从2000年起每周给学生们义务补课,每次补课约两个小时,相当于3个课时,与每周课堂教学时间达到了1∶1,累计近2000课时。

  2013级学生张依璟刚入学时曾抱怨:“整整4块黑板的板书要抄,周末还要补课,我都要累‘死’了。”4年过去,张依璟感慨:“这竟是我收获最多的一门课,两大本笔记至今依然经常翻看。”

  孙贤林在教学上对学生严格要求,私下里却被学生亲切地称为“孙爹爹”。中南财经政法大学2011级学生“轮椅女孩”熊苏不久前向孙贤林报喜:她工作很顺利,目前已走上副科长岗位,并且正在攻读非全日制硕士研究生。

  4年前,身患残疾的熊苏在毕业找工作时,陷入没有单位愿意接收的困境。“是孙爹爹前前后后跑了好几次湖北省残联、福利基金会和就业指导办公室,我才能留在省残疾人就业服务中心工作。”熊苏说,“孙爹爹一直都在为学生的事操劳奔波。”

  帮学生租房、陪学生住院、借钱给学生从来不问归期……像熊苏这样被孙贤林帮助的学生不在少数。

   从学生身上收获幸福感

  36年的教师生涯,孙贤林完美诠释了教师和成长导师的双重角色。“只要学生好就行了。”说着他从抽屉里拿出厚厚的一沓感谢信,每一封信他都如数家珍,“这是2013级学生杨晶写的,这是2016级学生张婧轩写的……”

  任教初期,孙贤林懵懵懂懂只知教学,直至第一次有人叫他“孙爹爹”,慢慢地“孙爹爹”几乎成了他另一个名字,他才明白,教师在教书育人的同时,还可以从学生身上收获幸福感。

  数千名毕业生,走向不同行业、不同岗位。孙贤林希望青年学生能够通过他这一环,稳接上一代人的接力棒。“他们能有所成就,对国家、社会作出应有的贡献,是我长期扎根讲台的动力。”

  “站在讲台上的我是充满激情的,教师这份职业给了我年轻的活力。”因教学任务重,科研压力大,36岁就已患上“三高”的他,放弃了科研和评职称,如今58岁,他依然坚守在教学岗位上。“我只想一心一意教好这门课。”今年被评为“全国模范教师”的孙贤林说。

  课堂结束了。“所谓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一定要遵纪守法,不踩红线。”教会计学的孙贤林把这句话挂在嘴边,再次警醒学生。

(责编:王丽玮、吴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