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社团的大学生活不完整

  • 时间:
  • 浏览:3
  • 来源:福建农林大学教务管理系统_潍坊学院教务处_哈尔滨工程大学教务处
阅读模式      □毛建国   9月13日,南京农业大学有学生在网上发帖称,该校为提高学生考研率,要求校内社团和学生组织在本学期内不得面向大一新生招新引发热议。很多学生质疑,这一规定将影响新生们的课余生活,也将打乱学生社团的正常工作。对此,南农党委宣传处一许姓教师回应称,此举是“为了让大一新生更好地融入和适应大学生活,更好地完成高中向大学的角色适应和转换。”(9月14日《北京青年报》)   为了让新生“更好适应大学生活”,这个理由还真是冠冕堂皇。让人费解的是,加入大学社团就影响“适应大学生活”吗?有学生透露,学校保卫处管理的纠察队和校团委指导的大学生艺术团本学期可以面向新生正常招新。难道参加这两个“官方社团”就不影响“适应大学生活”了?   《礼记》里讲,“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虽然此“大学”非彼“大学”,但不管如何,大学除了教人知识外,还承担着其他功能;而一个人上大学,除了求知之外,还有着其他目的。对于许多学生来说,到大学能够自主地参加社团,也是大学生活的吸引力所在。即便拿参加社团最不值一提的“交友”来说,也并非完全没有意义。   奥斯特洛夫斯基有句名言,“不管一个人多么有才能,但是集体常常比他更聪明和更有力。”很多人即便离开了大学多年,当其回忆大学生活时,也经常提到参加社团的快乐时光。拿央视主持人撒贝宁来说,1994年进入北大法学院,从大一开始就参加学校广播电台,每天负责学校新闻的播报,并参与当年的新生文艺汇演。从撒贝宁的经历来看,以新生身份参加社团,何曾影响“适应大学生活”了?   人是为兴趣而活着,一个人能有成就,常常是因为他对那件事有兴趣。对于很多大学新生来说,在其进入大学之前,除了极少数人,其实大多数人都没有兴趣,也并没有为兴趣而生活。而大学社团的存在,则为他们打开了一扇窗口;参加大学社团,也是他们长大成人,拥有人生自主权的开始。正如有人讲,许多社团的创建,代表着那些不曾埋没的理想,那些最初萌动的理想,也许是文学,也许是艺术,也许是学术,也许是爱心,也许是泼墨时的放浪,也许是激辩时的快感……也正是因为如此,所以大学社团才有这么大的吸引力。   当然,参加社团也有一个度的问题。如果过度沉入到社团中,从而影响到了学习,这就有些本末倒置了。校方回应称,“很多专业在大一时课业繁重”,是不争的事实。这也提醒大学新生,必须处理好社团和学习之间的关系。但是,两者之间不是非此即彼的关系,以学习为理由,简单要求不参加社团,并不是一个可取的态度。   一份聊天记录显示,一分管学生工作的教师在群内发布消息称,“五大学生组织注意了,学校现在格外重视考研率,下命令任何学生组织和社团不准向大一新生招新,一律延后至下学期招新。”确保考研率,或许才是不允许新生参加社团的真实原因所在。对于这样的话,大学新生应该并不陌生,想想在中学阶段,学校一直强调“一切为了高考”,而现在到了大学,则变成“一切为了考研”。这恐怕才是最可悲的事。   大学之大非大楼之大,也不仅是大师之大,恐怕还有胸怀之大。没有社团的大学生活不完整,参加社团与适应大学并不矛盾。时代发展到今天,学生已经过河了,校方又何必还在原地“摸石头”呢。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