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科大的故事”征文:永远抹不去的印记——琐忆恩师黄茂光教授二三事

  • 时间:
  • 浏览:1
  • 来源:福建农林大学教务管理系统_潍坊学院教务处_哈尔滨工程大学教务处
阅读模式

1959级 王秀喜

1959年,我从青岛一中考入中国科大近代力学系,大三分专业时选择了飞行器结构力学(后来根据教育部学科目录改为固体力学)专业。大学学习阶段,我听了黄茂光先生的2门课:“薄板理论”和“热弹性力学”。先生把厚厚的Timoshenko的《Theory of Plates and Shells》一书提炼浓缩,编写了一本很薄的讲义,把基本概念和方程,主要载荷和边界条件以及求解方法讲得非常清楚,当时在业界有很大影响。

1964年毕业后,我留校工作,接受的第一项教学任务就是为先生做助教,辅导60级的“热弹性力学”课。60级同学只比我低一年,一些比较传统的称我老师,一般的就直呼我的名字,少数很熟的还叫我的外号和昵称。课后,晚上自习时间要到教室答疑。有些同学会提出一些很“刁钻”问题,我当然招架不了,他们也理解,我再去向先生讨教。那时,没有办公室,我就去先生家里,没有电话,无法预约,只能闯门而入,现在想想,不可思议。对我的每个问题,先生都一一耐心解答,也就从那时起我认识了先生在中关村特楼的家,认识了师母李景锡老师。

据我所知,1943年,先生凭借深厚的功底,顺利通过清华大学第六届留美公费生(“庚子赔款”奖学金)考试,并于1945年初与杨振宁等约20名清华学生一道赴美留学,先后于1947年和1951年获麻省理工学院硕士学位和康奈尔大学博士学位。先生在获得博士学位后,原本打算立即回国,但时值抗美援朝战争方酣,美国移民局发来通知,不准中国学者离境。迫不得已,先生只能暂时滞留美国,赴Rensselaer理工学院任教。1956年1月,通过重重外交斡旋,冲破一切阻力,先生与20余名中国留学生一起,乘船回到祖国。为了回国,先生做好了充分的准备并提前辞去教职。临行前,与同船挚友、哈佛博士沈志荣等一同驱车周游美国,一来告别生活了十年的异国,二来坚定自己的回国信念,“壮士一去兮,不复还”。

回国后的4月份,应先期回国的清华和MIT校友李敏华博士之邀,先生加盟了当年新组建的中国科学院力学研究所12室任副研究员,立即投身到建设祖国的行列中,以自己所学报效祖国。经过百年战乱,新中国百废待兴,而国际上敌对势力蠢蠢欲动,这是50年代中国所面临的挑战。国家下达了一大批具有强国战略意义的国防研究和生产任务。中国科学院则是完成这些任务的一支中坚力量。

与此同时,先生也开始为培养新中国第一代力学工作者辛勤耕耘。为配合尖端科学技术发展对力学人才的迫切需求,中科院力学研究所成立之初,在钱学森先生领导下所做的两件大事之一是与清华大学合办了工程力学研究班。先生负责主讲“薄板理论”等课程,为培养我国第一批从事近代力学科研和教学的骨干人才做出了很大贡献。其二是与许多前辈科学家一起倡议创办中国科大。从1958年起,先生就为首届学生讲授“高等数学”等课程。随后多年一直在中国科大执教,曾开设过“应用数学”、“板壳理论”、“有限元法”和“边界元法”等课程。1964年2月,先生正式调入中国科大近代力学系,任副教授,1978年晋升为教授。

先生曾与国际著名计算力学专家卞学璜教授合作,在有限元法理论方面重点研究板壳的杂交元和非协调元模型,取得了在国际上有相当影响的成果,培养出一批以吴长春博士为代表的优秀青年俊杰。他们基于变分方法提出了一个满足分片检验(patch test)的理论公式,并通过此公式构造出满足分片检验的非协调形函数,其构造过程是通用的。这一成果于1987年在国际期刊上发表之后,受到力学界很大关注,其方法在国际上被通称为“吴-卞-黄公式”而广泛采用,引证达百次以上。相关成果获1993年中科院自然科学二等奖和1997年国家自然科学三等奖。。

回首往事,不胜感慨,瞬间就是一甲子。当年,建校初期,校园还很不完善。但是大师云集,亲自授课,正是应了“大学不在大楼也,而在大师也”这句话。教我们数学、物理的分别是许国志、应崇福先生,给我们上专业课的有钱学森、李敏华、胡海昌、黄茂光、沈志荣等先生,都是各自领域的顶级专家或鼻祖。

一生中能得到这么多老一辈教诲,实为三生有幸。先生们讲的都是经典,传的都是精髓。可谓经典永流传,师恩记心间。

中国科大新闻网 中国科大官方微博 中国科大官方微信

猜你喜欢